当前位置: 主页 > u赢电竞是什么意思 > 160613 “火星人”华晨宇:你们现在能听到的我的
 

160613 “火星人”华晨宇:你们现在能听到的我的

【论文时间: 2019-08-01 01:38

这次与花花华晨宇进行深度“探讨人生”,源于他第三年的全国巡回演唱会将于7月份在北京打响首炮。这次的演唱会依然是火星主题。

除了音乐与创作的话题,此次花花也和本刊记者分享了自认“并不擅长”的领域。比如对婚姻的计划,对未来孩子的想象,对自己性格多面性的剖析

此外我们还进行了“身体”和“精神”的探讨。花花透露自己的歌曲基本都是在家全裸创作出来的,但是这种身体的开放仅限于创作领域,你要是想在演唱会上看到他脱?花花的反应是:“我觉得我还挺保守的!” 计划1-3年内结婚,更喜欢生女孩

2.吃东西找灵感:如果写歌写一半突然灵感断了,我就会去吃点东西,会找很多吃的来,灵感来了再回去写。

直接用嘴啃!哈哈哈!比如说吃米饭的时候,直接把它塞嘴里,不用手,这样会比较快!因为我就是这样懒的一个人!

我原来特别喜欢吃猪肉,现在最喜欢的动物是羊!因为它看起来就很好吃!最近很喜欢吃羊肉,羊肉串、羊腿。羊排我不太爱吃,骨头太多了好麻烦。

2016年是华晨宇出道的第三年,一直被称为“火星弟弟”的他目前并没有想摆脱这个称谓,他的火星主题演唱会也持续进行到第三年,取了一个“迷”字的意蕴。华晨宇很喜欢这个“迷”字,导演帮助他把舞台也设计成了迷宫的样式,华晨宇告诉本刊记者:“我自己本身最喜欢迷幻摇滚,我的音乐风格也时常带有一些迷的色彩,所以这次整个舞台也有

作为一个乐坛新人,华晨宇从出道以来连续三年都开演唱会,也保持着每年一张专辑的速度,目前华晨宇正在创作他的第三张专辑,“所以在今年的演唱会上,每一站我都会首次演唱我的不同新作。”当被问到有没有想合作的歌手时,华晨宇还是一种自我拥抱的姿态,理由也十分有趣:“因为我还没有这样的音乐让我能想到找人合作。”

很多人觉得华晨宇是特立独行的,“火星弟弟”给人的感觉也是一副远离人间烟火、长不大孩子的模样,所以当聊到结婚的话题,华晨宇说出“我觉得我13年差不多了吧。我已经不小啦”时,记者姐姐都一脸“懵”。尽管华晨宇给人的感觉还是一个单纯男生,他已经是一个“26岁不小啦”的男人了。现在除了“污”的话题是他所不能接受的之外,在婚恋观的分享上他已经进入到状态内,坦陈父母还给自己介绍过对象,“他们也不是太急,但他们也有给我介绍过。”

其实在华晨宇的歌迷群体中,有许多40岁的“妈妈级”歌迷,在一次华晨宇的新专辑发布会上,本刊记者身边就坐着一位妈妈级代表,她手里拿着好几本专辑期待着是否有签名环节。当被问到“你这个年龄段为什么会喜欢华晨宇的歌”,亲妈粉兴奋地告诉本刊记者:“你不觉得他的歌里面讲了很多人生道理吗?而且很励志!”

拥有着一张稚脸和火星思维脑袋的华晨宇,在没有成家之前就已经在各种抒写人生感悟,当下说着在两三年就期待成家的他,目前还自认是宅男一枚,宅着玩手机游戏。他早就说过音乐不是他的全部,“除了音乐我爱好太多了,打台球,看看车!”

虽然华晨宇在乐坛收获了许多赞赏,在他懂事开始,却没有想过要当歌手。聊起学音乐的契机,花花并没有把自己捧得很高,“虽然我学音乐学得很早,但也没有一开始就很喜欢音乐。”在那个时候音乐对于华晨宇来说,“就和学习语数外是一样的,但并不是我自己要学。”聊到在外人看来考音乐学院的执念,花花一脸笑嘻嘻:“我考大学的时候很喜欢打台球,有音乐老师跟我开玩笑说

,我觉得可以啊,总之就是没有想过跟音乐挂钩!”在华晨宇看来,音乐并不是他的全部,他把音乐归成自己的一个爱好,他认为自己喜欢音乐的程度和喜欢打台球是一样,没想到之后自己的生活会全部围绕着音乐。

不过有一件事华晨宇打小就对自己认识深刻,他很早就默认了自己不爱学习,学生时代的他永远都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角落里,老师单独给他设置一个桌子。“我属于被放弃的那一挂,老师让我自己一个人在后面自娱自乐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学习这一块智商不足,可能是天生不适合吧。”这个说辞听起来像是逃避考试的借口,倒也没有成为这个“不走寻常路”的男生消沉或放松的挡箭牌,华晨宇很小就给了自己一个信念:“可能学习成绩好是一个最稳的成长方式,但我相信肯定有一件我能做的事,所以我也就一直不慌不忙的。”

这种不慌不忙的自信也表现在,华晨宇是自己最好的朋友。出道以来,他的朋友群依然集中在快男时期的结交。他告诉本刊记者,自己一年下来交不到几个朋友,因为自己私下也不会出去玩,也没有机会交朋友,“因为其他人也很忙。”所以他在情人节的时候会在微博放出自己亲吻自己的视频,他不止一次说过,“我只喜欢躲在一个角落里自己和自己玩。”即便是很多人对他的个性、曲风和台风展现都感到好奇,他也只是淡定地告诉你他只是个没有故事的男同学:“我没有围绕爱情、兄弟情的故事,从小到大我就是顺其自然的,没有太多剧情,还蛮普通的。” 有意思的是,很多青春题材的电影都找华晨宇唱主题曲或插曲,比如他为《怒放2013》唱过插曲《Hi!自由》、为《等风来》唱过推广曲《趁你还年轻》,被认为活在另一个世界的华晨宇依然会淡淡地告诉你:“我的青春就是很简单的,没有那么多的闯荡感,我都是很随意地就那样长大了。”

如今这个在音乐领域顺水成舟找到另一种自信的大男孩,7月份即将在北京举行他的第三年的火星主题演唱会,他大胆尝试了四面台的舞台形式,这个全方位被观望的形式没有让他更紧张,他反倒觉得自己“也许会更放得开一些”。也许你听过他孤僻的传言,华晨宇承认自己曾经有过一点点小孤僻,“在我上大学之前,高中初中的时候会有这些,但现在我想开了。”“登上舞台后他就变成一个王者”,音乐这个爱好激发了华晨宇性格中的另一面,但舞台上也有他不能抵挡的一面。

对时尚一向有着敏锐嗅觉的华晨宇近日抵达上海虹桥机场,一身潮牌的他拿着手机,慢悠悠地走向行李区等行李。字母T,八角复古帽,是潮男的步伐。唯一差评的是,黑色的口罩加上压低的帽檐遮住了他五分之四的脸,也将他的一切心理活动拒人于千里之外。当然,比起早前把自己全身上下裹成一团黑的火星造型,华晨宇此番已经手下留情了。

华晨宇小心翼翼地挪动着他的步伐,好像脚底下有一根刺。再定睛一看,不远处有一位举着长焦镜头的男士和他的团队正在对着他拍照。人数越来越多的明星随行人员挺让主办方头疼的,如今还有一种叫官方摄影。华晨宇的这位官方摄影起初在很认真地捕捉他的动态,突然他和团队发现我们正在拍照,瞬间变得不自然起来,好像拍也不是,不过华晨宇倒显得泰然自若,该干吗还是干吗。走出闸口,等待他的是大批拿着照相机举着自拍杆的粉丝,华晨宇依旧用极慢的速度保持与地面的摩擦,给粉丝们留足尖叫和拍摄的时间,“花花”的喊声不绝于耳。而以呆萌见长的华晨宇显然在机场习惯走高冷路线,这样也能让粉丝见识到他的另一面从而有兴趣发掘他的多样性。被粉丝簇拥到商务车里后,华晨宇迟迟没有办法摆脱把车团团围住的人群,直到经纪人出面维持秩序疏散粉丝,他们才得以脱身。

2013年,花花华晨宇参加《快乐男声》获年度总冠军并宣布正式出道。海选时他曾“以火星文的方式”演绎了一首《无字歌》,从此令全国观众记住了这个独特的“火星弟弟”。那之后,伴随花花华晨宇的除了音乐上的荣誉与超高的人气之外,还有无数像“外星人”“状态之外”“呆萌少年”之类的标签。或许在外界看来,这个90后水瓶座男孩始终都是个时而发着呆、时而又十分特立独行的“奇怪”少年。坐在采访间,花花略带羞涩地告诉记者,他其实很享受“火星”之类的词。“首先,它可以用来形容人很独特,我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做自己喜欢的事,也包括我舞台上的台风,我的表演等等,全部都是依照了我真实的个人喜好,也许我是

的,却也乐在其中。”但是,这个词其实对于花花来说还有更为重要的意义,“这也是我的净土。在工作之外的时间里,我基本都是远离外界的,远离我自己本应该有的生活,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所以

这个词跟我是十分相像与契合的。” 除了大家理解的“火星人”定义之外,花花的歌迷曾总结出他的48面不同人格,并将其作为个性男团Hcy48“出道”,花花告诉本刊记者他自己也很喜欢“华晨宇48面”这个形容,因为他的确是有“很多种人格”,至于会展现哪一面,那就要“看心情喽”。

华晨宇:我对自己没有任何定位,我不喜欢给自己一个具体的定位。无论外界如何看我,对于我来说都没有意义。比方说,从前大家定义我为“呆萌”的时候,我会认为自己真实的内心很成熟。同样地,现在大家认为我“成熟了”,我却也认为很多事情我还是不懂的,所以我无法把自己真正地框在一个定义中。

南都娱乐:听说你胆子特别大!比如说曾甩蛇、徒手玩蜘蛛,据说录《快本》时还抓了只蟑螂吓姐姐,所以实际上你也是有一些小腹黑的吗?

华晨宇:我不是小腹黑,我是非常腹黑!我很喜欢恶作剧,会去捉弄一下身边的朋友,比如上学时我会抓那些奇怪的东西去吓同学。不过我不吓女生,因为我怕女生会真的被吓哭。

华晨宇:以前我是会通过音乐来纯粹地发泄,会写一些很发泄的歌,但现在就很少了,偶尔我自己在家的时候会写,但不是用来发泄,跟以前不一样的是会存在一些更为美好的东西在里面。

南都娱乐:生活和舞台上的你反差巨大,那么哪个在你看来是最接近自己的内心世界的,是舞台之王呢,还是平时安静的你?

华晨宇:都很接近,因为生活当中我也并不是时刻都嘻嘻哈哈的,也不是时刻都很安静,纯粹是看我的心情和我的状态,我心情不一样的时候就会有不一样的面,就像之前形容的“华晨宇有48面”,这是很贴近的,所以我很喜欢这个形容。我自己有很多面、很多种人格,包括舞台上那一面其实在生活当中也会有,只是不多罢了。

华晨宇:也没有啦,所以我觉得大家看到的只是我的一部分,但是可能只因为当下我的一个心情,我想让你看到的只是这个样子的,这个性格也是确实存在着我的性格,但它并不是我的全部性格,这不代表我就是这样一个人。

南都娱乐:情人节时你曾在微博上发了一段自己和自己的“终极秀恩爱”,那你会认为你最好的朋友实际上其实就是自己吗?发呆的时候会不会通过和自己对话获得一些感悟?

华晨宇:像自己和自己聊天这种,我以前上学的时候有做过,现在不多了。我最好的朋友一定是自己啊!因为最信任的人是自己,这也是从小家人就这样教我的,所以生活当中我能不见人就不见人,基本都是一个人,自己和自己玩就行了。

华晨宇:对,创作时基本都是一个人在家。可能有时候在创作中有的东西我一个人完成不了,我就会把左立叫过来陪我,比如我已经写好了一个东西,但这个东西可能光用一个琴来弹还不够,可能也需要吉他加入,左立弹吉他很好,所以我把他叫来,再把和声和节奏告诉他,我重新来唱。

华晨宇的音乐风格在业内被定义为“另类又迷人”,他也被誉为“90后中的天才创作型歌手”。在他的歌曲中,时常伴随着一点“迷”样的气息,花花告诉本刊记者,他的脑海中存了上百首歌;也遗忘过上百首歌-“遗忘的那些纯粹都是对当下的宣泄”。那么火星人是怎样创作歌曲的?一个字:“裸!”花花毫不羞涩地和本刊记者透露:“你们现在能听到的我的歌曲,基本都是我裸着创作的!”然而颇具反差萌效果的是,这样一个大脑洞的“外星人”却说自己思想上其实十分保守,保守到什么程度?举个例子,仅是被歌迷起哄脱衣服,他的内心就已经抓狂地大喊不要不要啦!记者姐姐忍不住调侃他,“那么你不会是要到结婚才能

吧?”华晨宇回以一脸无辜状:“啊,为什么我们会探讨这么污的问题!” 看到花花抓狂的表情,你们知道什么是这位火星弟弟的弱点了吧?一切污的,请走开!

华晨宇:呵呵呵,对对对!现在还是这样!不过有朋友来的话我当然会穿衣服啦!不可能裸着见朋友啊!我裸着一定是一个人在家。

华晨宇:裸的话会更轻松一些,当你一丝不挂的时候你其实是很放松的,这就是为什么人在洗澡的时候会很舒服会想哼个歌,第一是卫生间的共鸣自带回声,第二就是人本身是在一个放松的状态,会不自觉地想哼歌,所以我在家什么都不穿时,整个人也是非常轻松的,但一定是窗帘拉上的!

华晨宇:不会不会,我的窗帘基本上没有拉开过,随时都是关的,所以左立每次来我家时都会说“哇天,你家永远都是黑的,大白天都是黑的”。

华晨宇:对,锻炼身体方面我就是跑步,我也不想练胸肌、腹肌,我锻炼只是为了为演唱会做准备,因为演唱会上经常要蹦嘛。蹦来蹦去的话气息就容易不稳,那边跑步边唱歌就会让身体适应演唱会跳全程的节奏,我只会为自己的音乐和舞台来调整自己的身体。

华晨宇:演唱会上我不脱的!我为什么要脱?应该是很健康的演唱啊,怎么变成一个那样的嘛!最主要的是大家都不脱我干吗要脱啊!

你影响我如此深刻,不管什么性格是不是独特,反正我只想你快乐”,这是花花在自己的歌曲《写给未来的孩子》中的歌词,如今这个“火星弟弟”接地气地幻想起了当父亲的滋味。本着和花花随便聊聊婚恋观心态的80后记者姐姐,在放弃了和他探讨污的话题后,却也通过感情话题上的“唠家常”,看到了火星弟弟身上的暖性调子。说到结婚,他没有一丝犹豫地坦率表示:“我觉得我13年差不多了吧。”话题打开后,花花也大方地分享“自己其实偏喜欢女孩”,在《写给未来的孩子》的创作中,花花透露“写歌的时候幻想的是一个小女孩”。谈及最喜欢的女性类型时,水瓶座的花花那份“随性”和“注重精神”的一面再次凸显:“对喜欢的人是没有要求的,她可以是任何一种”,他也不期待那个她必须是个懂音乐的少女,“如果我很喜欢一个人,即使她什么都不会也没关系!”

华晨宇:他们可能是觉得我年纪不小了,该谈恋爱了。但其实就我自己而言,我是希望能够顺其自然地发生,我不太喜欢刻意地去

华晨宇:其实我对喜欢的人是没有要求的,她可以是任何一种,当然对于我来说会音乐是加分的,但是如果这个人她不会音乐也没关系。如果我很喜欢一个人,那即使她什么都不会也没关系!

华晨宇:关于这个歌是当时我想要有一个关于情感的歌曲,当时的我也不知道爱情会是怎么样,所以我首先就想写亲情,第一时间就是想写给父母。但是呢,我又觉得太多人写这样的歌了,于是我又想:那我为什么不能写给一个我还没有见过的亲人呢?所以我就想写给我未来的孩子。在写的过程中,我的脑海中也一直是在幻想自己的小孩的样子来写的,想着如果我有一个小孩我会怎么对Ta。

华晨宇:对,因为这是我一定会去经历的事情,所以我在幻想的时候是挺期待的,不过这个对我来说还稍微有一点点早。

华晨宇:我觉得我13年差不多了吧。我已经不小啦!我都26岁了!我觉得这个可以去做的哇,可以先把婚结了再说。

华晨宇:对,我写歌的时候想的是一个小女孩,但是未来就顺其自然吧,如果我生了一个儿子我也会很喜欢他的,呵呵呵。

南都娱乐:你会不会相信韩剧里那种一见钟情?比如“刷”的一下就被爱情的闪电劈到了,如果你打算实现1-2年结婚的计划的话,看起来闪婚的可能性比较大。

许晴吧!她是相见恨晚的人。她也曾跟我说“如果再早认识一点,再早十年认识就好了”,因为在许晴身上我是可以看到另一个自己,她有点像一个男版的我,所以我跟她聊得来,不过最近我们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,之前还时不时会约出来一起吃个饭,看看彼此最近过得怎么样。

欣赏花花的48面,哪怕是最深处的牛魔王也欣赏,相信我的孩子也有48面。看懂了花花也就读懂了我的孩子,他们的经历和性格真像。


最新文章
热门文章